{ good find 好物 }

我部 iPhone 11 Pro 用咗兩年多,電話殼已經爛咗。

早兩日上 Amazon 睇,見 Apple 官方電話殼價錢仍然高企,於是求救於 Google 大神。哈,如果你住瑞典,又用 iPhone 11 Pro,又咁啱想換電話殼,咁你可以上 Elgiganten 睇下。我買咗個 Apple 電話深藍色皮殼,價錢 196kr,好抵啊!原價要 595kr!

網上訂,到店舖取貨時付款。

去店舖攞殼嘅時候店員話要清 iPhone 11 貨。嗯,Apple 9月發佈會快到,明白點解店舖要清貨嘅。老公順手問埋 iPhone 12 Pro 殼有無減價,sorry,係無㗎。佢好失望囉。

我上一部 iPhone 6S 用咗4年,轉手俾咗媽咪。希望部 iPhone 11 Pro 可以用更耐!:D

iPhone 11 Pro case, midnight blue

{ Swedish learning 學瑞典文 }

我估大家一定很好奇我的瑞典文程度。畢竟搬來瑞典兩年,而且瑞典政府還給新移民提供免費語言課程。

要我自己評,我覺得自己的瑞典文程度比初階好,但未到中階 (中階等於可以流利地用瑞典文表達自己)。平時和雲先生對話依然用英文,有時(當他記得時)他會用瑞典文跟我說話,但我(固執地)用英文回。用英文回話只因我可以快速流利準確地表達自己。有時我倆會因為我的固執而嘈吵,他想我進步但我的瑞典文程度未到我可以不經大腦作出適當回應的程度,所以我很不情願在家用瑞典文跟他對答。

到瑞典2個月後我開始了瑞典課。我說流利英文,學了德語很多年(通過了 Goethe Institut 的 Deutsch Zertifikat C1 公開試),安排入讀瑞典語言學校 SFI SVOK 初級 B,每日3小時(9-12)。通常會說英文的人都會安排入讀 C 級(入讀後班中說英語的荷蘭籍女生覺得很出奇我讀 B 級。但她說C級太難所以她要求降級到B級,哈),大概他們覺得我語言能力較差吧。一開始讀 B 級我發覺十分有用,老師(70多歲)重複地教生字,發音,基本語法。我的同學99%都是難民,大部分是中東籍,非洲也有,阿富汗來的也有一位,還有一位泰國人。讀 B 級印象最深是有位非洲籍女同學連 ABC 也不會寫。老師派的工作紙中其中一條題目是找出文章中的動詞並在其下劃線,坐在我旁邊的女同學連動詞是什麼都不知道。

在 SFI 上課,所有教材都是老師以工作紙的形式上堂時派給學生,沒有課本。早幾年前讀 SFI,學校會提供課本給學生,而學生的數目很少。自從 2015 瑞典(和德國)接受大量難民後,是供不應求吧,SFI 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再給學生提供課本和練習本。

話說我上了兩個禮拜課後,有一日這位老老師叫我跟他去老師們專用的影印房,指了指一旁的書架,說我可以把架上的本子拿走,然後就出了房間去飲咖啡。我看了看,全部都是學校自制教材,由淺入深,一共十八本。內心懷有很多疑問,但還是一次拿走了3本。記得我「閃」出去的時候,很怕被其他同學見到。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何那位老師選中我,大概他覺得我很用心想學好瑞典文吧。上了一個月課就放聖誕假,趁著小息我拿了背包一次過把其餘十多本教材放進去,沉甸甸的。放學時老老師跟我說我不用再到這間學校上堂,要轉校了。心跳得砰砰聲,幸好及時把教材都放進背包了。

這18本教材都是簡單基本的瑞典文入門教材,我真心多謝這位老老師給我這些學習資源。

上課一個月後我轉到另一所離 SFI SVOK 不遠的學校。由於瑞典接收太多難民,政府鼓勵「新移民」盡快進入勞動市場,與私家語言學校合作,以教授實際工作用瑞典文(而不是生活用瑞典文)以幫助他們找工作或提供在職培訓。上課時間由每日3小時改為全日6小時:上午3小時教語法,下午3小時教工作瑞典文,例如怎樣寫求職信、怎樣在網上找工作。由於我情況特殊,要餵哺大仔,所以我每天仍然只上課3小時,一放學就趕回家餵奶。我在這學校上課3個月後,武漢肺炎傳入瑞典,那時我通過了瑞典文 C 級試不久。讀 SFI 的學生只需要通過 D 級試就算完成課程。某日我收到老師電郵,說由於疫情,不能給我安排考D 級試,但老師們根據我平時交的功課練習覺得我已經可以畢業了。

老師告訴我 SFI 畢業了~

來瑞典兩年後,疫情仍然肆虐。我生完第二胎不久,相信短期內不會冒險去上課。見朋友們都努力讀瑞典文升班,心中不是滋味,亦只好自己努力閱讀阿仔的兒童讀物,慢慢來。

你問我瑞典文程度?平時煮飯我看瑞典食譜完全無問題,看簡單新聞、日常簡單對答無問題;可以唱好幾首瑞典(兒)歌;偷聽別人講話可以明白個大概,哈哈。假若每個人講話都有字幕,我應該可以明白80%。瑞典文跟英文很似,我有德文低,又更進一步。學習語言需要時間,只可以多說多聽多講,沒有不二快門。

{ Knitting 針織 }

閱讀過老了才自學編織一文後,我都想分享我的自學編織之路。

想當年年輕無知時織過三條頸巾,一條給第一位男友,一條給一位有好感的男生,還有一條給自己。我的編織老師是我媽,她是全職煮婦,以前會織冷衫給老爸哥哥和我。近年她雙目患有白內障,已經很少織冷衫。真可惜這些年我都對這玩意不感興趣。

三條頸巾的款色都很普通,用高低針織成,沒什麼特別,分別在於顏色和長度。心意搭救。還記得當時一織錯就手忙腳亂,嗱嗱臨向媽咪求救。媽咪幫我改,教我拆,我的基本編織技巧就在當時學,織花什麼的我沒興趣,但求快靚正。很可惜我讀的中學沒有家政,想當年我們學打保齡球、網球和跳民族舞(哈)。

來到瑞典後織的第一件作品還是頸巾,給二歲的大仔。上年冬天,自己和雲先生都有頸巾,只有大仔沒有,覺得可以給他織條簡單的。跟雲先生說過後,他頗為驚訝,原來你竟然識編織!哈哈,說來好笑,一齊多年卻從未給他織過任何織物。他叫我問奶奶借編針,奶奶已經很久沒編織,患白內障的雙眼亦不便編織。她整理過編針後竟全部給了我,我去超市買冷後織了條頸巾給大仔。

簡單一條頸巾,中間有個洞,方便大仔拉緊頸巾。

當時我用 Pinterest 找靈感,睇 YouTube 學織頸巾上的洞,自己竟然輕易做到。或者有少少天份。織完頸巾後,在 Pinterest 見到很多美美的織物,YouTube 一下竟然學織看織圖。在 Pinterest 左㩒右㩒,見到有個教織襪的影片,哈,用 Judy’s magic loop 由腳趾織上去,我跟著試。後來膽粗粗給雲先生織了第一對襪(由上織到腳趾,用 Kitchener stitch 埋口)。織襪用的時間比較長,當自己慢慢摸索,我發現編織其實是一門科學。高低針居然可以創作如此多變化,好神奇!

左邊是給雲先生的第一對織襪;右邊是我第一對學識織(給自己)的襪。

後來覺得自己對織襪特別有興趣,買了 Addi sock wonder circular needle 後又織了兩對襪給雲先生。

我最愛 happy socks!
兩對不一樣的襪是我的最愛。比買回來的更有趣。

還有第一次織冷衫背心給大仔,織了一頂冷帽給就來出世的細仔,織了一頂冷帽給雲先生(可惜太細了,結果讓給我自己了,哈哈哈)。

這些都是在細仔來臨前織的織物。現在則很想織件長袖冷衫給大仔,當挑戰自己。有時間要找找織圖!

注:我媽和奶奶近日都已完成雙眼白內障手術,可惜兩位老人家都再沒有編織的興致。奶奶生日織了對襪給她。媽咪見我編織興趣高昂,有時在 FaceTime 都會給意見。鄰居婆婆80有5,仍然熱心編織。細仔出世收到她織的冷衫一件!好利害!

{ Summer jams 夏日果醬 }

七八月是瑞典夏天,亦是各類漿果成熟之時。

來瑞典除了要知道 fika,另一個要認識的瑞典詞彙是 allemansrätten(自由享受權)。瑞典有好多樹,因為自由享受權,每人都可以自由入森林(包括私人森林)採摘漿果、蘑菇,在湖泊游玩;冬天在山林滑雪等,所以普遍瑞典人都有很高保護大自然的意識,保護大自然人人有責。

我家就在森林邊,採摘漿果是我們仨夏日活動之一。七至八月是野生藍莓成熟期,八至九月是野生花楸 ─ 即 lingonberries,大家去宜家傢俬食肉丸蘸果醬就是花楸果醬 ─ 成熟期。今年降雨量不及上年,藍莓不算多。上年我和雲先生足足摘了15公斤藍莓,大量制作果醬和果汁,還有餘作藍莓批,食足一年,健康又美味。至於花楸,上年亦摘很多,只是今年供不應求,大仔開始識欣賞花楸果醬之美味,結果早兩個月我們已要到超市買補給。

在香港購買得到的藍莓通常都是來自美國,以大粒為主,肉為白色。瑞典藍莓則大小好比珍珠,肉為深紫色。藍莓外皮藍色含有高成份花青素 anthocyanin,抗氧化指數高,據說可以對抗身體炎症,所以食藍莓好健康。 早幾日聽奶奶講美國有機構打算 GMO 美國藍莓,將其肉轉成紫藍色。可惜找不到相關新聞。

今年全家一齊出動摘藍莓只有一次。雲先生話,以前不知道藍莓竟然如此值錢(香港買藍莓好貴!)。畢竟在瑞典,只要你想,夏天就可以入森林採摘藍莓。

花楸呢,成熟期在藍莓後。未成熟的花楸為綠色,成熟後轉深紅色。花楸不能生食,又硬又苦澀,只可以將其制成果醬以入食。除了蘸肉丸食外,還可以混麥皮和鮮奶,大家可以試下!我自己特別鐘意用藍莓醬混麥皮鮮奶,又甜又好味!瑞典人食 blodpudding 豬血布甸通常都會蘸花楸果醬伴煙肉食,食完豬血布甸再飲杯橙汁幫助吸收鐵。

近日去完奶奶家摘鵝苺整果醬,又在自家後花園摘紅加倫子整果汁,好 productive。細個夢想做農夫,其實只想過自給自足的生活。當然 100% 自給自足就無可能,但可以在自己做到範圍內制作健康食品,我已經覺得很好。最起碼知道食什麼入口比不知道好。

近日多雨,大概是秋天到來的前奏。等明日好天要再入森林摘藍莓!

{ Late Summer 盛夏下旬 }

七月尾,盛夏中,秋天大概一個月後就到。

現在夜晚10點左右日落,半夜入黑,好麻煩:夜麻麻換片不開燈藉著電話那點光照照小B pat pat,哈哈。好彩半夜好少換屎片。

盛夏成日食雪條雪糕、幾棵蕃茄已有一蕃茄轉紅、翠玉瓜有兩條幾大啦、辣椒有幾條、上年移植的紫丁香已高到上膝頭、花園紅加倫子已差不多可以摘來做果醬。盛夏的蚊蟲特別多。

{ Oak tree 橡樹 }

話說剛搬來 Sundborn 不久,我家後園和鄰居花園邊界缺乏整理,雜草橫生。雲先生打算和鄰居「劃清界線」─ 只想清楚知道花園邊界位置 ─ 於是我倆將邊界雜草作了個大清算。

留意到這株小橡樹的人當然不是我。在很久前已被砍的樹幹旁和一大片雜草中,在老公的示意下才見到這株小心翼翼地長著的小樹。瘦瘦的,有點營養不良,小樹上的枝葉不多,樹幹又細又長,好像一名正在發育的少女。

上年整個夏天我們忙著去湖邊消暑,到森林摘野生藍莓紅桑子越橘(blueberries / raspberries / lingonberries),在奶奶+自家摘紅加倫子黑加倫子鵝莓 (red currants / black currants / gooseberries),然後忙著在家制作各種果醬和果汁,還有和花園裏的蒲公英海搏鬥、種植紫丁香。忙個不亦樂乎。

秋去冬來,我們商討後將小橡樹移植到前園一角。整個冬天小橡被埋在雪下,可憐那幾片樹葉已全掉下,只見光禿禿的纖幼樹幹。我真擔心移植後的小橡會捱不過嚴冬。

今年4月底還在落雪。坐完月5月底,夏天已到。小橡何時長出新葉我們都沒留意,應該在5月底大地回春某日吧,7月頭它已經在長第二輪新葉。小橡樹生命力好頑強,我們成功移植!

某日在家中兒童藏書中找到本 Första trädboken(The First Tree Book), 作者 Lars Klinting,找到關於橡樹的資料。

橡樹有時又叫樹的皇帝,遠看橡樹枝就像承托住皇冠一樣。

Första trädboken, Lars Klinting
插畫好靚!

瑞典的橡樹分兩種,森林橡及山橡。要分辨其不同之處不難。森林橡的葉莖較短,近葉柄的樹葉「有兩粒耳珠」,還有橡果的果柄亦有不同。我和老公沖出家門察看小橡。哈,我們住森林旁,想當然小橡是森林橡。

上面兩張相最近期;下面兩張攝於7月頭。

因為家有小橡,每次散步不其然留意別家花園的樹;行在路邊更會金精火眼地搜索森林邊的樹木,找尋橡樹。我發現除了我家小橡,附近鄰居只有另外一戶有棵大橡,第三棵橡樹則在間古舊教堂旁。鄰居多種楓葉樹、白樺、松樹,我們反而覺得橡樹較少見更見其可貴。

附近鄰居大橡

哎,要過幾多年我家橡樹才可遮陰?

左上右落

冷知識:去過或居住在香港的朋友有無留意平時行路會靠左還是靠右行?

答案:由於香港跟英國同樣是右軚駕駛地區,軚盤在左,行車靠左,所以大家行路要靠右。在香港上扶手電梯大家都一定會企右邊,有無諗過點解?

相反,歐洲大陸是左軚駕駛地區,行車靠右所以大家行路就要靠左,迎面而來的車輛遠遠可見來人,減少交通意外。大家疫情後再來歐洲旅行可以注意下,記住左上右落。而在歐洲踩單車的話就要跟行車一樣,要靠右。

**

唔講唔知,瑞典以前同香港一樣都是右軚駕駛地區!

1967年9月3日以前,瑞典同其他歐洲大陸國家相反,跟英國一樣是左軚駕駛地區。搞笑嘅係,好多瑞典人買入口車,軚盤在右但行車靠左!瑞典車商例如 Volvo,因為售賣出口車到歐洲其他地區,所以決定跟 trend,售賣左軚駕駛車輛。太古怪啦!當其時有90%瑞典人都用左軚駕駛車輛,引至其他交通問題。再加上鄰國挪威和芬蘭都是左軚駕駛,每年太概有5百萬架車過關,所以瑞典國會在1963年不顧反對,決定轉去左軚駕駛

瑞典用4年時間教育國民,在1967年9月3日轉邊!在瑞典歷史這日叫 Dagen H,全名叫 dagen högertrafikomläggningen,the right traffic reorganisation day。當時大家都好驚當日會出現大混亂,出乎意料之外,一切順利進行!

轉邊操作十分簡單,全部車在當日凌晨4點50分停晒,然後小心轉到右邊,凌晨5點全國開始右邊駕駛!搞掂!哈哈。當然仲有好多行政工作,例如前期改路工作、改路牌、當日義工將封住的新路牌全部在短時間內解封,等等。

自此以後瑞典就成為左軚駕駛國家啦!大家唔好以為我講笑,呢件事珍珠都無咁真啊!

Stockholm Kungsgatan 轉邊情況 (photo from Wikipedia)

大家有興趣可以 Google 下。Youtube 都有好多有趣 videos 可睇!

噚日睇新聞見加拿大小鎮被山火吞噬,氣候變化問題真係迫在眉睫。事情發生前一日小鎮氣溫居然高達49.6度,太黐線啦!

今日我哋呢邊都好熱,陰涼地方溫度都上到 28度,唔好講喺太陽底下啦。最熱應該係下晝5點,而太陽會一直高高掛在天上直到今晚10點半後。天氣 app 顯示明日繼續晴天萬里,又會係熱到暈嘅一日。

炎炎夏日,大家記住飲多啲水。

我哋今日fika 有士多啤梨、黃金蜜瓜、雪糕、同 waffles,好消暑啊!

{ 仲夏 midsommar }

不經不覺到咗7月,半年就咁過咗去。香港連續第二年取消咗71遊行,哎。變化好大。

**

當5月氣溫十零度時老公話夏天已到,我不以為然,咁早?5月尾坐完月出門,眼見各處花已開,芽已出,驚嘆大自然嘅神奇力量。

綠色,點解可以有咁多種?

住喺瑞典中部,離北極尚有距離,但平時早上2、3點出廳飲水望出窗外往往可以見到紅色嘅雲彩,嗯,太陽差不多升起。夜晚天唔會黑齊,通常連燈都唔使開。當然有例外,例如早兩晚多雲有雨,室內有啲暗。

夜晚餵奶飲水時攝

夏天可以玩水又剷草,我家小子成日唔著衫喺花園跑來跑去,無憂無慮。同媽咪 FaceTime,佢望住個花園,慨嘆香港真係無地方可以俾小朋友咁跑跑跑。真係好感恩可以俾到呢個成長環境佢哋倆兄弟。

幾乎每日散步,夏日瑞典,好 impressive。如果忍得住唔睇(香港+瑞典)新聞的話,住喺呢度真係可以完全無煩惱。

有時都忍唔住問,小女子何德今能咁好彩能夠住喺咁美好嘅地方?

{ 世界遺產 Stora Hyttnäs }

今晚飯後同阿仔踩單車去咗 Stora Hyttnäs 透氣。去到見到圖書館隔離竪咗個牌喺度,寫住 “Världsarv Falun, Stora Hyttnäs” 世界遺產 Falun, Stora Hyttnäs。咦,第一次見喎,上網 Google 又唔見有特別提到。

打咗卡。不過個人覺得個牌放喺呢個角落無乜睇頭,哈哈。

Världsarv Falun, Stora Hyttnäs (Sundborn)

身為呢個鎮嘅一分子,我真係好驕傲啊!

疫情過後大家可以來 Sundborn 睇下啊,真心靚。